<strike id="9pj9h"></strike>

        <address id="9pj9h"></address>
          <noframes id="9pj9h"><address id="9pj9h"><listing id="9pj9h"></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9pj9h">

              <address id="9pj9h"><listing id="9pj9h"><listing id="9pj9h"></listing></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9pj9h">
                首頁 > 新聞 > 調查

                分享到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套牌種子”流毒:“孬種”加劇農民棄種,商家也稱受傷害

                第一財經 2021-10-28 20:37:31 聽新聞

                作者:馬紀朝    責編:劉澤南

                在國家糧食安全戰略之下,“套牌種子”傷農的流毒亟待清除。

                “老板,現在有啥好麥種?”10月18日下午,在湖北省襄陽市襄州區的一個種子市場,幾個當地農民走進其中一家種子銷售門店,并把目光鎖定在一款名為“西農979”的小麥種子上。

                店老板卻將這些人引到了“西農979”旁邊另一款名為“豫農98”的麥種面前,見幾位顧客略有疑慮,他便極力推銷,“這是今年剛上的新麥種,更抗病,更高產。”

                相對于“西農979”,被店老板極力推薦的“豫農98”,每斤要貴兩毛錢,但這些農民抱著對未來小麥高產的期許,選擇了單價更貴的麥種。“行,就這個(豫農98)吧,來400斤。”其中一個農民最終拍板了。

                以上不過是種子市場里一個普通的場景,但這些農民不知道的是,“豫農98”不僅不是一個新品種,而且里面裝的就是上市15年之久的“西農979”。這種偷梁換柱的手法在行業內被稱為“套牌”,而售賣“套牌種子”的遠不止這一家店。

                荊州一家種子門店里銷售的小麥品牌    攝影/馬紀朝

                早在今年4月,第一財經1℃就曾以《亂象!一份種子上百個套牌,中國種業翻身仗要先過這一關》為題,詳細報道了種子被“套牌”后,可能給種業帶來的嚴重危害,包括種業的育種能力嚴重不足、大量種業資源被內耗浪費等。

                種子“套牌”的行為不是今年才出現的,它對種業、農民、農業的傷害已十分明顯。在國家糧食安全戰略之下,“套牌種子”傷農的流毒亟待清除。

                不求高產,但求穩定

                循著“豫農98”包裝袋上的地址,第一財經1℃記者找到了廠家。

                這是一家位于河南的種子生產廠家,每年向周邊地區銷售小麥、玉米等種子近千萬斤。該廠家負責人趙錦堂說,今年的小麥種子,他已經賣出了200萬斤。

                趙錦堂直言,“豫農98”包裝袋里的種子,確實不是新品種,而是“西農979”。他還向第一財經1℃記者透露,整個豫南、鄂北市場,雖然小麥品種有上百個,但實際裝的有一半以上都是“西農979”。

                “西農979”是由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小麥育種研究室于1997年培育而成的一個小麥品種,2005年8月,該品種分別通過國家和陜西省品種審定后,開始上市銷售。

                此后,“西農979”便因穩產、整體抗病性好、能較好地適應惡劣天氣等優勢,受到皖西南、豫西南和鄂西北等地農民的肯定。也正因此,在極端天氣頻發、多發的鄂西北,選擇避險求穩的種子經銷商們,也把它作為當家品種推廣。

                公開資料顯示,“豫農98”是由河南農業大學與河南南海種子有限公司共同選育的一個小麥品種,于2015年通過河南省品種審定。此后,“豫農98”被多次有償“授權”給河南省內一些種子公司繁育、銷售。上面提到的趙錦堂的公司,便是其中之一。

                最初,趙錦堂也想用心經營“豫農98”,他向育種人購買了繁材進行種子生產,但在實際推廣中,這個品種的實際表現卻引發了農民不滿,進而損壞了他們公司下游經銷商的名譽,導致經銷商遷怒于他。

                “因為推廣‘豫農98’,我的經銷商快被我得罪完了。”趙錦堂說。

                “豫農98”推廣失敗之后,趙錦堂不敢再繼續從育種人處購買繁材,而已經支付的品種使用費無法要回。為了挽回損失,他也開始向一些同行“看齊”,即套牌“西農979”,他把市場上相對穩產的“西農979”種子裝進了“豫農98”的袋子里,而后銷售到鄂西北地區。

                不只是“豫農98”,趙錦堂廠里還有其他多種不同品牌的包裝,但他稱“套牌”有時是被經銷商“逼”出來的。

                “其實,你(在市場上)看到的很多品種包裝,我給經銷商的種子批發價都是一樣的。”趙錦堂說,這些包裝袋里都是“西農979”,但一些“忽悠”能力強的經銷商,會主動要求更換新包裝,然后他們再以“新品種”的名義,高價賣給不知情的農民。

                至于不斷更換包裝名字的原因,趙錦堂給出了進一步解釋:真正意義上的好品種太少,而且諸如“百農207”“西農979”以及“鄭麥9023”等市場表現好的成熟品種,在品種保護期內都被授權給了少數幾個種子廠公司繁育、銷售,其他公司無權經營,它們享有市場獨占權,為了維護市場秩序,保證自己的銷售利潤,每年它們都會派出很多種子打假人員,到市場上搜集證據,一旦發現被“套牌”,就會發起知識產權訴訟,要求賠償損失。為了不被“盯上”,諸如趙錦堂這樣的“套牌”廠家想出的對策就是,頻繁更換包裝,甚至還會“打一槍換一個地方”。

                “套牌種子”就這樣被趙錦堂和他的經銷商們推往了不同的市場,而像他們這樣的廠商并不少。

                “你到各地的種子市場上轉一轉,流通的種子品牌有上百個,但里面80%甚至更多都是‘套牌種子’。”從2004年就開始在農資行業摸爬滾打的業內人士宋全剛說。

                因何套牌

                湖北荊州小北門農資市場是全國首批30家農業部定點農資市場之一,也是湖北省唯一一家原農業部定點的農資市場。整個市場內,售賣各種種子的門店有上百家,這里連接著鄂西地區的小麥主產區。

                “鄭麥9023”“西農979”“資麥1號”“鐵桿噸麥王98-66”“航天雙抗噸麥王-國審豫農949”“矮桿噸麥王-豫農035”以及“西農2208”“洛麥40”“漯麥9908”“鄭麥9023-198”“雙抗千斤王”“9029”等幾十個品種,被不同門店擺放在顯眼位置。

                荊州小北門農資市場是湖北省唯一一家原農業部定點的農資市場,這里售賣各種種子的門店有上百家    攝影/馬紀朝

                來自荊州市下轄江陵縣的一名農村婦女,已經在市場轉悠了一個上午,她向第一財經1℃記者表達了自己的困惑:商家都說自己賣的麥種能抗病、能高產,可為啥價格卻相差好多,有賣1.9元/斤的,也有賣2.5元/斤的,麥種太多,都不知道該選哪個。

                旁邊的宋全剛給她“支招”:“實在不知道選哪個,就選最便宜的那個。”“如果里面裝的都是(西農)979,那何必去當冤大頭,買最貴的那個。”

                宋全剛說,十多年來,自己一直關注農資市場,小北門農資市場是他重點關注的種子市場之一,因為它連接著鄂西地區的小麥主產區。“這些種子市場的亂象,其實就是當下鄂豫皖乃至周邊一些市場的現狀。你說,現在亂七八糟的品種這么多,讓農民怎么選?”

                宋全剛在接受第一財經1℃記者采訪時說,2005年至今,由國家品種審定委員會及豫、陜、鄂、皖、蘇、川等省審定的認為適合在鄂西北及周邊地區種植的小麥品種有上百個之多,但真正適合在當地推廣的寥寥無幾。造成此種尷尬的原因,跟目前仍在實施的品種審定制度有關。

                資料顯示,20世紀80年代,伴隨著種業對民營企業開放,上級主管部門為了保障農業生產用種安全,開始在全國推行品種審定制度,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此舉竟導致意想不到的結果——種業數據造假、賄賂專家等違法亂象。

                宋全剛說,這些混亂導致的最終結果就是,很多不該被審定通過的品種最終通過了審定,獲得了合法的牌照,但種業是特殊行業,一旦出事,就可能造成大面積農作物減產、絕收。因此,即便一些種子在品種審定時被認定為“適合推廣”,那些獲得該品種授權的企業對此心知肚明,不敢把這些種子賣到市場上,而是會主動選擇“借船出海”,即到市場上去“偷”一些穩定性強、抗病性好、產量過得去的品種繁殖、培育,經營“套牌種子”。

                最終,一些得以審定通過卻在實際推廣中表現不好的品種,為了防止在生產、種植中出現事故,進而引發農民不滿,于是商家往往選擇一些穩定性較好的品種進行“套牌”。

                比如,十多年來一直表現穩定的“西農979”,雖然并不高產(畝產約八九百斤),但在面對極端天氣、病蟲害時,依然能保持穩定的產量,這也契合了種子賣家“求穩、不出事”的心態。就這樣,大量“西農979”被裝進非“西農979”的包裝進行銷售,成為被“套牌”最多的品種。在《種子法》里,“套牌種子”被明確定性為假種子。

                宋全剛介紹,最早的假種子,多是以糧食或雜交二代種子等非種子冒充種子,但這種做法很容易給農民造成損失,引發群體性事件,而且存在被追究刑事責任的風險,很多公司、經銷商已經不大敢這么做。

                那為何廠商要冒著法律風險去做“套牌種子”?

                “我也想賣真正的種子,你看我手里的這幾個品種,哪個不是我花錢買的?”趙錦堂打開手機,指著一張經由河南農業大學某教授出具的“種子獨占銷售協議”說,為了這張紙,他花了好幾十萬元,結果這個花高價換來的品種,市場表現卻讓他栽了跟頭。

                “花錢買不到好品種。”趙錦堂一聲長嘆,這些年,他每年都花幾十萬乃至上百萬購買一些新品種的經營權,結果每次都大失所望。“你說,我們每年都審定那么多品種,可為啥一到市場上,一碰上惡劣天氣、病蟲害,就被打回原形呢?”

                在趙錦堂看來,他自己也是“受害者”。

                另外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是,這個品種已經于2020年過了15年的“保護期”,這直接導致這個品種被大量廠家、經銷商偽裝成上百個品種,貼上更高價的牌。

                整治與隱憂

                無處不在的“套牌”,也引起了一些監管部門的重視。

                2021年7月,農業農村部會同有關部門啟動為期半年的保護種業知識產權專項整治行動。最新數據顯示,目前,農業農村部已經查辦種業違法案件4000余起,并在浙江、新疆、內蒙古、甘肅等地破獲一批套牌侵權違法案件,抓獲一批犯罪嫌疑人。

                10月18日下午,在襄陽市襄州區農業執法大隊,一位副大隊長在電話中告訴第一財經1℃記者,眼下,襄陽市農業部門正在抽調全市農業執法部門人員對全市范圍內的農資市場進行檢查。而此時,襄陽市大部分區域的小麥種子銷售已經接近尾聲。

                “這是個公開的秘密,也確實不只我們這個地方存在這個情況。”聽完記者描述小北門市場里隨處可見“套牌種子”后,10月18日下午,荊州市農業綜合執法支隊一位官員說:原則上,不合法的品種是不準賣的,但“你說的這個‘套牌’的種子,他們基本上都有手續,至于說里面裝的什么東西,我(不檢測)也不知道”。

                面對市場上各種假種子泛濫的現狀,宋全剛同樣憂心忡忡。“當前最最突出的任務,是必須把基因的真實性鑒定做了,如果不做,這市場上亂七八糟的品種100多個,農民真是沒法選。”他對上述這位荊州官員說,針對種子的DNA真實性檢測,是杜絕假種子的根本路徑。

                這位官員也承認,應該對種子做真實性鑒定,即檢測種子的DNA,與審定時提交給農業部備案樣品的DNA進行比對,以此發現問題種子。

                “種子真實性鑒定這一塊,以前我們是搞過的,最后不了了之。”這位來自荊州市農業執法部門的工作人員說,原因之一是,涉及的種子種類太多、檢測經費不夠用甚至根本沒有,上級部門對此也不積極;原因之二則是,一些被檢測種子的樣本,需要到上級農業部門去查找,手續太繁瑣。而且,即便最終你認定一個種子是“套牌”,移送到了公安部門卻很可能立不了案,因為“公安局可能會說,你這沒有造成危害(后果)”。

                當劣幣驅逐良幣,整個行業都在深受傷害。充斥市場的各種“套牌種子”無法根除,當地農民也逐漸開始用腳投票了。

                荊州、荊門地區一直是湖北省的小麥主產區,但今年,由于當地產出的小麥質量不好,價格一度暴跌至每斤0.5元左右,再加上小麥的大面積減產、減收,一些農民甚至萌生了不再種植小麥的念頭。

                來自鄂西區域的多位農民告訴記者,今年,他們不打算再種植小麥了。“一畝地小麥低的畝產才三四百塊錢,一畝地油菜籽畝產卻有900多塊錢。”其中一位農民說。

                由于買不到好種子,加上不利天氣增多,農民種植小麥的收益連年下降,最終導致他們的積極性越發降低。越來越多的農民表示,自己是不會選擇加大對小麥種植的投入的。甚至,一些農民干脆選擇不再購買種子,而是自己種植留種,至于產量,“夠自家人吃就行”。這些情況都導致,近年鄂豫皖不少區域的小麥種子銷量,不斷呈現出下降趨勢。

                與此同時,作為全球最大的小麥消費國,中國的小麥進口量已經連續多年激增。

                海關總署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全年累計進口小麥349萬噸,到了2020年,全年進口小麥總量卻高達838萬噸,較2019年增長140.2%,進口量僅次于大豆、玉米。

                這種趨勢一直延續到了2021年。今年一季度,中國小麥進口量292.5萬噸,同比增長131.2%。整個上半年,中國的小麥進口數量已經高達537萬噸。

                現在,宋全剛擔心的是,那幾個襄陽農民在發現購買的“豫農98”并不高產、不能給自己帶來較高收益后,會不會成為新的“棄種者”。

                (文中趙錦堂、宋全剛為化名)

                第一財經廣告合作,請點擊這里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著作權歸第一財經所有。未經第一財經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保留追究侵權者法律責任的權利。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財最熱
                • 第一財經
                  APP

                • 第一財經
                  日報微博

                • 第一財經
                  微信服務號

                • 第一財經
                  微信訂閱號

                • 第一財經
                  VIP APP

                點擊關閉
                国内精品久久久久久影院8
                <strike id="9pj9h"></strike>

                      <address id="9pj9h"></address>
                        <noframes id="9pj9h"><address id="9pj9h"><listing id="9pj9h"></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9pj9h">

                            <address id="9pj9h"><listing id="9pj9h"><listing id="9pj9h"></listing></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9pj9h">